小说肉描写得很细致的片段,两个一起一前一后太大了

资讯 2021-01-05 12:46:14480个关注

  融合是重生,不是死亡。

  融合是重生,不是死亡。

  整合是.

  简萧楼在心里沉思了几次后问道:「先整合心灵,最后整合灵魂?」

  「这本来是我策划的。」詹天祥放下茶壶。「通过我整合碎片的经历,似乎整合心灵和灵魂成功的几率会更高。」

小说肉描写得很细致的片段,两个一起一前一后太大了

  「为什么?」

  「他们会互相牵制。」田香也不确定。「所以,选择合适的时间和地点就行了。」

  「你为什么不呆在伏地魔的塔里?」简萧楼提出「叶佳寺、伏魔塔、双保」

  詹天祥笑着说:「我也这么认为。有焦叔、禅宗紫菱前辈和你保护的法律。至少不需要考虑安全问题。」

  他又说:「到小楼,我记得是不是在夜游的时候给自己留了一封信?」

  简萧楼惊呆了:「是的,我以前埋在太西林地,最近刚拿回来。」

  詹天祥起身走到桌前:「给我尝尝。能打开吗?」

  简萧楼毫不犹豫地拿出玉简,递给他们:「我想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是一个必须存在的道具。」

  田香接过来,掏出一缕神识走了进去,看到了「夜游」四个大字。

  上帝被阻挡,无法进入。他没有放弃。他连续试了几次,最后终于破了封。

小说肉描写得很细致的片段,两个一起一前一后太大了

  随着一股强烈的气息涌入他的意识之海,玉简瞬间就空了。战田香看了气息留下的消息,脸上的血色渐渐消失。

  「开着吗?」简萧楼发现他看上去不对劲,就急忙问道:「你写了什么?」

  詹天祥赶紧调整了一下情绪,摸了摸灵台。「它被打开了,被气息击中了。就像你猜到的,只是为了顺应历史而留下的。毫无意义。」

  简的小楼对此表示怀疑,于是她拿回了玉简,上帝知道,但它是空的。

  「还怕我骗你?」詹天香在额头上弹了一下。「来,打起精神来,准备给我把关。」

  「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整合?」简萧楼把玉塞回储物戒指中。

  田香看了看窗外,焦耳戴着青铜面具,独自站在门廊里。自从他开始寻找碎片,焦耳就一直陪着他到处走。

  田香一时失神:「现在。」

  简萧楼睁大了眼睛:「会不会太紧急,没有准备?」

  「融合灵魂,需要什么准备?还占卜,选个黄道吉日?」田香失了心。「我没准备,别人也赶不上。」

  「其他?」

  「我的灵魂,他被我压制着,正在昏厥。」

  最后一刻,简的小楼不安了。看到他轻松的样子,她想问他是不是真的不担心失败。

小说肉描写得很细致的片段,两个一起一前一后太大了

  但是,融合是时间问题,但担心并不气馁。既然挑一天比撞一天好,那就现在动手吧!

  看了评论,突然想到今天是凯文一周年,先多写点吧!

  谢谢你们的营养液和鼓励,群孩子~

  明天开始大概会恢复正常更新~

  重生之路(中)

  孟梦的雨水打湿了屋檐,阿珍和田香一起出了门。小布莱克想和他一起去,被赶回了房间。

  它得留下来,在睡梦中照看一点点和稀里糊涂的冼。

  「焦叔叔,我要去伏魔塔整合。」阿战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田香。

  「现在?」阿妮怔了一下。只过了半个小时,他们就到了叶嘉寺,屁股还热着呢。他瞥了一眼简的大楼。「是这个自私的女人的主意?」

  简的小楼开了口,然后她反驳,又吞回肚子里。

  阿姨把不喜欢写在脸上,挂在嘴边,毫不掩饰。

  面对他的指控,简萧楼在心里认不出她了。她和她那两个同类的夜间旅行是自己造成的,谁伤害谁不是谁的事。

  容忍你是因为你觉得亏欠他。毕竟,他在池晓呆了10万年。

  斗田香的眼神,「娇叔,我尊重你,也请你尊重我。我之前已经跟你说过小楼被杀的事了。我说没有下次了。」

  伯母低头递过去,他毕恭毕敬,规规矩矩。「作为奴隶,我不敢违抗洞穴主人的命令。」

  詹天祥皱起眉头:「走吧。」

  两人并肩走着,焦耳跟着他们走了半英里,「强行整合,洞穴主人能做到吗?」

  「全力以赴。」

  「整合之前,不回战争吗?」

  「没必要。」自从母亲去世后,詹田明就被逐出了战阵,与田香的战争早就失去了归属感。「融合后我还是和家人打,没区别。」

  你将不再说什么。

  简的小楼把他们引向福莫塔。她心事重重。一路上她没有和田香说话。田香眉头紧锁如愁。

  她没有想太多,面临着合并失败的风险。如果他能放松下来就奇怪了。

  「师傅。」

  在伏魔塔附近,简快步向前走了几步。

  虽然塔中的念明已经两年多没吵过了,但禅紫菱从不放松警惕,坚持坐在塔前的台阶上。

  从这座简楼里,我可以看到他主人倔强的一面。

  而且,他真的很讨厌读书。

  禅宗紫菱从他们的弟子那里知道了他们的目的,于是拿出玉牌,打开了塔门。

  「有大师保护我。」进塔前,詹天祥双手合十。

  「不客气。」战灵子微微颔首。

  焦耳和禅宗紫菱站在外面,而简萧楼陪着田香。

  就在他们上楼的时候,阿姨喊了一声:「洞主。」

  詹天祥停下来看着他:「什么事?」

  「成功整合的几率不到10%。你真的要透明?」面具下,看不出阿玉的神色。「如今除了没有记忆,已经不是真龙了。你已经拥有了洞穴主人的大部分魅力,但没必要……」

  「大多数总是不完整的。如果最后只能这样,为什么要在轮回中迷失?」没等他说完,田香就被反驳了。

  "阿姨宁愿做洞穴主人,也不愿看到洞穴主人飞走."阿琰劝道:「洞主其实已经投胎了。以你的天赋再练一次并不难,靠的就是改造过的田香肉身……」

  「你还有别的吗?」战田香转移了话题。

  阿姨的建议戛然而止,他的背部紧张,他弯下膝盖跪了下来地:「洞主,从您三百岁起,阿猊就跟在您身边侍奉,得您照顾提携,以区区低贱泥鳅之身得化蛟龙,始有今日。此一世,您永远是阿猊心中最亲近、最尊重的主人。」

  战天翔经过短暂的沉默:「你说给我听,我也只是随意听听罢了,这些话,留着告诉夜游吧。」

小说肉描写得很细致的片段,两个一起一前一后太大了

本文地址:https://www.steedwings.com/zixun/3981.html
本文系作者授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