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道具潮喷np文,公车上手伸到内裤里

资讯 2021-01-05 06:38:23337个关注

  三大海军之一真了不起!

  「我妈不是小虾米!」蒂伯喝了一声,说出了被黄猿的剑砍伤的危险。他停下了挣扎的双月刃,立刻快速挥动手臂。

  黄猿的眼睛闪了一下,所以他可能会错过这个大好机会。提普的速度没提上来的时候,他直接把剑砍向了提普的胸口。

  「雪!」

  一支带血的箭从蒂伯的胸口射出,黄猿没有继续战斗。他收剑而退,使得蒂伯的剑幕落下。

各种道具潮喷np文,公车上手伸到内裤里

  当黄猿后退时,蒂波也第一次停止了舞剑。黄猿看到后立刻明白了,看着有点哮喘的蒂波,叹了口气:「我为受伤而战所创造的攻势失败了吗?不愧是著名的月牙猎人,不过……」

  黄猿眼里闪着寒光,笑了:「你能第二次阻止它吗?」

  蒂波笑而不怒,低头看着黄猿。当他看到一艘挂着海盗旗的海盗船从远处驶来时,他脸上出现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黄猿不知道蒂伯看到了什么,笑了。她自然不会轻易回头,二话不说又出轨了。

  「黄猿,你完了。」蒂波亮出黄猿砍下的剑,放声大笑,却发现黄猿正把几把剑刺到极致,这迫使她闭嘴招架。

  除了几个海盗之外,从很远的地方向海军后方驶来的海盗船此刻都没有被注意到,处于全面作战的海军也根本没有被注意到。

  「砰……」

  突然,海盗船向一艘军舰发射了几枚炮弹,所有人才发现了入侵者。与此同时,瞄准30多名能人的海军狙击手在大家都被入侵者吸引的同时,抓住了稍纵即逝的机会。

  突然,战舰上的某个地方无声地发出了30多盏耀眼的红灯,就像划破夜空的雷电。红光太快了,只能在所有人的眼中留下一缕红色的痕迹,就是听到了很多凄厉的惨叫声,海贼这边的人向着尖叫的人缘走去,浑身都忍不住发冷。

  只见三十多名能力者被红光击中后,直接变成了漂浮在空中的飞灰。

各种道具潮喷np文,公车上手伸到内裤里

  提伯尔特立刻看了眼,三十多名拥有地球能力的人直接变成了飞灰,这无疑大大降低了他们自身的战斗力。

  黄猿这时也注意到了不速之客,他心里不禁小心起来。30多种能力被熄灭后,他立刻松了一口气。

  「幸好我留了手,不然真的很危险。」黄猿用冰冷的目光看着蒂伯,然后把一面不请自来的船旗放进他的眼睛里,但它有点惊恐。

  「从推城逃出来的犯人!」黄猿心里吓坏了。大多数人不知道三年前逃跑的囚犯,但他知道。每个逃跑的囚犯都被记在他的头上。印象最深的是肯尼亚,十几年前被自己亲手关进监狱。挂在栏杆上的骷髅旗此时看起来很刺眼。

  强大的外援足以改变劣势,此时到来的海盗船就是黑胡子海盗的强大外援。

  「讨厌海军有这么可怕的武器,不然你一定会死在这场战斗中。」蒂伯铁青着脸,恨声道。

  黄猿忍不住沉默了。如果30多位能人不除掉,后面来的海盗船就会出其不意的打败他们,一战大部分都会被打败。虽然现在免除了30多位能人的威胁,但形势不容乐观。

  他很清楚,后方驶来的是海贼船,个个都不逊色于少将级别。

  「我希望在这场战争之后,我不会失去太多的生存力量。」黄猿神色凝重的想着。

  这时,战争双方都注意到海盗船从后面驶来,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海盗的士气大增,海军虽然没有惊慌,但也引起了一些骚动。

  只有少数海军知道海盗船上的旗帜从后面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一种强大的力量,而这种力量就是针对他们的。

  「小伙伴们,援军来了,给我一个摧毁海军的机会。」蒂伯抓住机会用双臂大喊。随着她的话音落下,海盗们忍不住像狼一样尖叫起来。当时,原来海军有撤退的倾向。

  「妈的。」黄猿道安并不好,他的身体变成了攻击蒂伯的爆发时间。

各种道具潮喷np文,公车上手伸到内裤里

  蒂伯冷笑道:「就算杀了我,也救不了你的坏处!」

  黄猿没有说话,双手握着剑,从上到下朝蒂伯砍去。

  蒂伯慌忙交叉举起双刃挡住劈劈,刀锋传来的力量迫使她后退了几步。黄猿赢得了权力,不放过任何人,然后他挥舞着他的剑刺伤了他,这让蒂伯感到不知所措。

  蒂波知道黄猿想尽快摆脱自己,然后独自对付肯尼亚海盗,为海军赢得胜利。然而,蒂波怎么能让黄猿如愿以偿,拼命抵抗黄猿的进攻呢?

  肯尼亚海贼团逼近,黄猿长时间攻不下,难免焦虑。要知道一旦肯尼亚海贼团被允许参战,我们自己这边就有崩溃的危险。

  就在这时,海盗的嚎叫嘎然而止,一股巨大的黑色攻击从天而降,越过了迎面驶来的海盗船,让他们鼓舞士气的肯尼亚海盗车干净利落地切成了两半,然后在海面上硬生生割开了一条缝。

  「是谁?"

  忽地,海盗船上切成两半,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大声怒道。

  战争双方都忍不住停止了行动,包括黄猿和蒂波。再一次有外人介入,让他们很难猜到这次是谁。

  肯尼亚站在船的一半,满脸愁容,突然抬头看向天空。他看到一个黑发年轻人拿着一把黑色重剑冷冷地盯着自己。不仅仅是他,每个人都看到了那些不断踩踏空气以保持空气不流动的人。

  我没办法。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惊讶之色,但只有少数海军感到惊讶。

  这个人是西蒙.

  第85章

  身着黑衣,手持黑色重剑,黑色的身影踏在空中,几乎停滞在天空,深深的映着每个人的眼睛,就像一尊魔神站在天空,这让每个人的心灵都震惊了,因为这个人的出现大大的出乎他们的意料,颠覆了之前的认知。

  著名的红眼还活着,也就是说,Janks之前去世的消息是假的。

  这时候,战圈的人以极大的默契停止了动作,目光汇聚在天空之上的身影上,带着恐惧、震惊、惊讶和诡异莫测的眼神。不管是海盗还是海军,红眼的存在对阵营双方的威慑效果是一样的。在海军看来,西蒙杀死了天龙人的不服从。之人,而在海贼眼中,西蒙则是专门屠戮海贼的屠夫。

  大多数人的眼中,包含着深深恐惧和忌惮的下面,却是不容掩饰的恶意。

  忤逆之人也好,屠夫也罢,也只有一个身份罢了,那就是敌人……

  肯尼亚乘坐的海贼船被干净利落的劈成了两半,同时也损失了十几个人,此时却是分外震怒,在看清将他们的船劈成两半的人是传言已经身陨的红眼,心中震怒不减反增,仰头怒视西蒙,大有将其生吞活吃的意思,那光秃秃的头颅之上的纵横刀疤微微抖动起来,狰狞得如同繁多小蛇在游动。

  虽是极想将西蒙生吞活吃,但肯尼亚震怒下尚还保持着理智,此行目的是黄猿,在加上一个实力不菲的西蒙,恐怕就会处在劣势。

  「红眼,你应该早就已经被海军除名了,并且还被高悬赏金通缉,莫非你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帮助海军。」肯尼亚压抑着怒气道。

  他的问题一出,顿时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对于海军而言,只期望西蒙此刻不要成为敌人就好,而在海贼眼里,若是西蒙不帮助海军,那么这一战极有机会拿下。

  西蒙蹬着月步,冷冷瞥了一眼站在船骸上的肯尼亚,心中冷笑不已,这种无谓的问题,根本不需要回答,握着乌拉若斯的手臂一挥,残影疾速掠过,一言不发便是再度对着站在船骸上的近百个人斩出一道巨大的斩击。

  肯尼亚面色猛然一变,来不及多想,腿部发力,朝着歪斜的桅杆踹去,一脚将其踹断踢飞到前方空旷的海面之上,而后自己没有半点停顿的朝着前方凌空掠去,身形如同展翅大鹏,稳稳的落在那根粗大的桅杆上。

  做完这一切后,忽地一声巨大的轰响从脑后传来,伴随着袭来的一阵大风,吹得脚下站立的桅杆剧烈起伏不定,便是有数十道惨叫声齐声响起。

  肯尼亚稳住身子连忙转头望去,只见原本被斩击劈成两半的船骸已经变成了漂浮在海面上的万千木屑,而跟随他而来的百来个兄弟,有超过半数的人未察之下被斩击击杀,血水染红了海面。

  肯尼亚看得目眦欲裂,双眼渐渐赤红了起来,他仰头望向神色平静的西蒙,赤红的眼里是滔天的杀气:「红眼,老子要你的命!」

  突然而来的一幕,像是再度吹起的号角,停下厮杀的双方经过短暂的失神后,复而又是跟身前的敌人厮杀起来,震天的喊杀声并还未落幕,此时又是拉开了帷幕。

  黄猿猥琐的脸上荡着一缕莫测的神色,深深看了一眼解了眼下之围的西蒙,那个消息传出之后加上其后几个月的行踪匿迹,使得所有人都以为你已经死在了香克斯的手里,没想到所有人都被瞒过了,这几个月你究竟在暗地里做了什么,又为了什么隐匿踪迹,而如今出现在了这里,又是以什么样的立场?

  黄猿心中各种念头悠悠转过复而回旋而来,始终难以消去,收回那近乎要入神的目光,心头却不由泛起了一丝苦笑,眼下西蒙的出现化解了海军的劣势,然而,以后又该如何去面对。这一次,可是欠下好大的人情,可这并不是该去担心的,再大的人情,也抵不过上头发布下来的那一纸通缉令。

  黄猿此时唯一在意的便是,那些依旧挂念着西蒙的部属,会因为这次西蒙以这样方式的出场而造成什么样的震动,却不可而知。

  此时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黄猿重新将目光置放在了一脸震惊的蒂波身上。

  「是那个小鬼!」蒂波喃喃自语,三年前因为一念之差放过的小鬼就在当时给了蒂奇船长迎头一棒,其后三年来蒂奇船长恨不得拆了这小鬼的皮骨,却因为处境不支持这个想法,任其逍遥自在,如如今,这个小鬼又来坏事,恐怕这一次过后,蒂奇船长应该会不顾眼下局势,也要宰了这小鬼。

  想着想着,忽然意识到此时身在战场,蒂波神色旋即一正,恰巧迎向黄猿投过来的平淡目光,眼中凶气再度冒了出来。

  黄猿冷冷一笑,高大的身躯化成光芒,眨眼射向了蒂波,两人再度交起手来。

  由于西蒙的出现,局势急转而下,又再度节节攀升,海军一方士气转而大盛,凭着西蒙一人的出现,竟是将已有颓势的海军从战败边缘拉了回来。

  肯尼亚主修体技,肉体强度和力量都极为的强,但身在海上,缺少了机动性的他,就是一头待宰的羔羊,虽是摸不清西蒙的立场,但见他攻击自己,多半也是倾向于海军一方,若到军舰上,忌惮之下西蒙也必然不会继续从空中发起斩击,念头一兴起,肯尼亚便是朝着在斩击下存活下来的兄弟们喊道:「先到海军船上!」

  他话一说完,便是脚下猛地发力一蹬,将桅杆重重蹬入海中,借助这股力量朝着最近的军舰掠去。

  算盘打得很响,但就在一道身影以一种鬼魅般的速度横在他前进的半空中之时,肯尼亚大吃一惊,那道身影却是眼中透着奇光的西蒙,肯尼亚心头一凝,仿佛是意识到了念头被西蒙察觉到了,瞬间反击,硕大的拳头包裹着武装色霸气狠狠朝着西蒙砸去。

  迎向他硕大拳头的却是直刺而来的重剑,肯尼亚眼眸微冷,完全没有避让的意思。

  号称断刀碎剑的拳头,并不是虚名,向来他便是用一双钢骨一样的拳头,断了无数的刀,碎了成林的剑,拳头之下,丧命者比比皆是。

  然而,他的拳头虽是远超钢骨铜墙,但他针对的,却是古代兵器乌拉若斯,一把连海楼石都可轻易斩断的兵器。

各种道具潮喷np文,公车上手伸到内裤里

本文地址:https://www.steedwings.com/zixun/3877.html
本文系作者授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标签列表